463医院服务项目:

医院文化

权威专家

  • 姓名: 刘鸿飞

        血液净化中心主任,副主任医师。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六年制空军医学...[详细信息]

  • 姓名: 姜泰茂

      泌尿外科主任,副主详细信息]

  • 姓名: 戴嵩

      耳鼻咽喉研究中心主任,耳、鼻疗区主任,主任医师,医学硕士,硕士研究生导师。现担任辽宁省...[详细信息]

  • 姓名: 徐振明

      主任医师,医学硕士,硕士研究生导师,教授。担任全军耳鼻咽喉专业委员会委员、沈阳军区耳鼻...[详细信息]

  • 姓名: 邰旭辉

      全军耳鼻喉研究中心副主任,耳鼻喉科三疗区(鼻病鼾症疾病疗区)主任,主任医师。医学博士,...[详细信息]

  • 姓名: 崔晓峰

      耳鼻喉科副主任,一疗区(咽喉疗区)主任,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沈阳军区耳鼻喉专业委员会...[详细信息]

  • 姓名: 崔 勇

      崔勇,男,52岁,解放军第463医院普通外科主任,副主任医师,辽宁医学院副教授,硕士学...[详细信息]

  • 姓名: 王 忱

      普外科主任医师。辽宁医学院教学医院教授,医学博士 全军医学科学技术委员会普通...[详细信息]

  • 姓名: 冯树行

      神经内科主任,副主任医师,1989年毕业第三军医大学,04年医学硕士,博士。硕士生导师...[详细信息]

  • 姓名: 杜原宏

      口腔科主任,主任医师。1989年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学系,现任辽宁省口腔医学会理事...[详细信息]

  • 姓名: 吕艳文

      妇产科主任,主任医师,医学博士。  现任全军妇产科专业委员会产科学组委员、全军计划生育...[详细信息]

  • 姓名: 庞 剑

      呼吸科主任,博士,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任沈阳军区呼吸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辽宁...[详细信息]

  • 姓名: 尹忠民

      神经外科主任,副主任医师。1993年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医学硕士。全军神经外科委员,沈...[详细信息]

  • 姓名: 高光洁

      麻醉科主任,副主任医师,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麻醉学博士,从事麻醉十余年,现任辽宁省麻醉...[详细信息]

  • 姓名: 汪宇

      药剂科主任,副主任药师。博士毕业。现为辽宁省药学会中药专业委员会委员,沈阳军区药学专业...[详细信息]

  • 姓名: 吴雁翔

      内分泌科主任 副主任医师。辽宁医学院教学医院教授,沈阳军区内分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详细信息]

  • 姓名: 王红梅

    血液科主任,副主任医师,医学硕士。辽宁医学院教学医院副教授。1995年毕业于大连医科大学临...[详细信息]

  • 姓名: 郭宏欣

      主任医师。在肾癌、膀胱癌、输尿管癌根治及异体肾移植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在东北及军区范围内...[详细信息]

  • 姓名: 范忠义

      眼科主任,主任医师。医学硕士,硕士研究生导师,辽宁医学院教学医院教授。1985年毕业于...[详细信息]

  • 姓名: 邵丽春

      消化内科主任,副主任医师,医学硕士。沈阳军区消化专业委员会委员;辽宁省中医药学会中医急...[详细信息]

医院文化

倾 听 微 笑——解放军第463医院针灸专家葛书翰素描

发布时间:2014-05-05 作者:信息科 陈方静 访问:1127

                                               倾 听 微 笑

                ——解放军第463医院针灸专家葛书翰素描

     

        3月1日是周六。83岁的高殿珍老太太由儿子、孙子扶着慢慢走进463医院针灸科。在专家诊室门口,老太太“盯”对面一个身影约两分钟,走上去一把抓住他的手:“葛大夫啊,你还在这儿啊!太好啦!”

       摘下眼镜擦去泪,老太太继续说:“这几天我总睡不踏实,看到你总算落地了。啊呀,我和我孙子这么大时就找你看病啊,三代人都来……!”

       “好啊,谢谢你记得我”。

        原来,1993年她得了三叉神经痛,是葛书翰治的。最近复发,她想,这么多年了,葛大夫不在463了吧?她让孙子先去医院打听打听。

       “回去不能着急上火,别吃酸的、辣的、凉的东西,才不容易复发……”,还是那个微笑,他一一叮嘱她。

        20年,花甲患者找到了自己的医生。

        还有更长的。

     

                  恒久出真情 日久见人心

                                  周末“有约”一诺30年

        很多三叉神经痛患者都知道,463医院针灸科有个“节假日门诊”,是葛书翰为了外地患者少住一天的旅馆开设的,一开就是30年。如今,78岁的花甲老人,仍坚持出半天门诊。

        时光回到1982年。一次治疗时,葛书翰偶然听到几名患者悄悄说:“要是星期天也给咱们针灸就好了,多住一天旅店就要多花一天的住宿钱啊!”那时,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大都住旅店,每天上午针灸,星期天休息。

      “我爱人有冠心病,两个孩子还小,买菜、洗衣服这些家务活全靠着我星期天干,长期坚持确有难处啊!”可当葛书翰看到那些剧痛难忍的患者时,又过意不去,自己怎么没替患者想到这一点呢!星期天接诊虽然耽误了我个人时间,但是病人负担减轻了,我有责任承担下来!“节假日门诊”开始了。后来实行双休日,家离得远了,加上老伴病重需照顾,他就在周六上午出诊。

        2012年冬,沈阳的雪特别大,一次他7点坐车出门,路上“堵”了一个多小时,9点多才赶到诊室,虽患有严重腰间盘突出症,但他没有一次失约。

       “主任,您现在也是病人,可要注意休息啊,岁数在这摆着呢!”上周,扎完针的王雪芹关切地对他说。“不碍事、不碍事,我躺不住。”闻此,患者都拿尊敬的眼光默默地看着他,称他是“老百姓需要的医生”。

        患者不知道,他因“玻璃体混浊”,正在眼科住院,他上午给患人扎针灸,下午住院给自己治疗。

        王雪芹知道,是因为她是他的患者,而且已经交往了40年。

        儿子8个月大时,她就带他找葛医生看病,儿子今年四十了。葛书翰也成了她全家的“医疗顾问”,40多口人不管谁哪儿不舒服,都先来问问葛主任再说。

        王雪芹90岁的老母亲,心脏、呼吸道不太好,每次听说老太太住院,葛书翰等病号少时,买些水果去看看老人。老太太很感动:你这么忙,还来干啥呀。葛书翰安慰她:别着急,住几天就好!他总是站着说几句就走。

        40年过去,她们处得象亲戚,早己超越普通的医患关系。

        前年冬,葛书翰告诉雪芹,老人冬天出来不方便,你在家给老人艾灸几个穴位就行,还送给她几本简易针灸书。家人照着做,老人一冬平安无事,全家人喜不自禁。

       “就是信任,他是真正的雷锋啊”。王雪芹说。

        葛书翰说,看到自己的病人痊愈了,像我们一样工作生活了,这是我们当医生的最大的幸福。

        一根银针,一头是和蔼的微笑,一头解除患者病痛,信任就在这方寸间联结延展开来……

     

                     30年后,和雷锋同“座”

                                           转行,只为群众看得起病

        1991年3月25日,葛书翰应母校中国医科大学之邀,回校作报告。走进学校礼堂,他感慨万千。30年前,雷锋就坐在这里向全校作报告,即将毕业的他就坐在台下,结束时,他还有幸跟雷锋握了手!

        60年代初,葛书翰到基层连队锻炼,又参加农村医疗队。回院后,同事们都分到临床科室,可领导要葛书翰搞中医针灸。

        “一根针一把草,赤脚医生都能搞”。针灸这么被传说。

        “在中国医大学了五年的儿科专业,就这么放弃了?”他想起在辽西农村亲眼看到徐医生给一个农民开了8分钱的中药,他卖了两个鸡蛋才买回家。

       “一个党和人民培养起来的医生,不能在工作需要你的时候患得患失”。26岁的葛书翰服从了组织要求。

        院里三名职工得了三叉神经痛,这个病被世界公认为“人类所经验的最可怖的痛楚”。疼痛发作时象刀割、电击一样,痛不欲生。葛书翰想,何不来个中西医结合,通过穴位刺激神经,达到治疗的效果呢?   

        七度寒暑后,国家有关部门组织专家对中西医结合针刺治疗三叉神经痛的疗法作鉴定,认为疗效达到国内先进水平。从此否定了国外医学界关于针灸对三叉神经痛基本无效的论点

        从一个对针灸一窍不通的西医到能治疗三叉神经痛、中枢性延髓麻痹等100多种疑难病症的针灸专家。今天,“中医针灸”被联合国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谁可知,这里也包含着一名军医的倾情努力!

        最近出版的《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粹》收录军内中医名家,全军仅6名,针灸独葛书翰一人。院士评价:“针刺疗法常收立竿见影之效,加之简便而廉,因而颇受青睐。近年中医走向世界,每以针灸为先驱。葛教授毕业于西医大学,西医学功底自不必言,自学习中医之后转以中医针灸为业,实属难得。50年针灸临床医人无数,科学研究,成就卓著。”

     

                50年从医,纠纷为0

                             医与患:“医生应当感恩患者”

        医患关系成了当下焦点话题。葛书翰从医50多年,没有一起医疗纠纷。

        几天前,有位中年妇女得了面瘫,到一个医院扎了个把月没见好,来找葛主任,反复问了20多分钟,他一一回答。有患者劝她:主任这么忙,你先别问了。葛书翰忙阻止:没关系,可以问。

       “能不能把我扎坏?”初来的患者看到他手里的针有些紧张,葛书翰笑呵呵地:“扎你的每个穴位,都扎过我自己”。患者放心了。

        “咋好的这么慢?”一位患者得了面痉挛扎了两周后,想去做核磁共振看看。葛书翰阻止了他,没必要,别花那些冤枉钱,再来一周就好。三个疗程后好了,患者乐了。

        针灸科人人记得一件事。营口有个患者,得三叉神经痛6年花了很多钱,来到科里后反复问他:“我这病能治好吗,要多长时间?”治好出院那天,他在医院门口等着跟葛书翰告别,向他连鞠三个躬:“谢谢葛大夫。如果在您这再治不好,我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死了算了,谢谢您!”说着,掏出一包东西交给葛书翰。原来是一包耗子药。葛书翰的心情非常复杂:假如当初我对他态度不好,可能会出现什么后果,想想都让人后怕。

       “事后,我组织全科同志专门围绕这件事开了个会,大家都很有感触。一个作医生的,他的技术能给患者解除病痛,而他的热情却可能给人带来生的希望。我觉得一个医生要是对病人没有感情,冷冰冰的,医术再高,也算不上合格的医生。”

      “医生的使命就是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站在患者的角度上,解除掉病痛,解释好病情,搞好服务。”

        20多年前,辽宁新民县农民高荣桂患三叉神经痛,70多岁了。葛书翰从介绍信上得知,他曾参加抗美援朝,独自一人生活。检查发现他有心肌梗塞前兆,需要住院但没有押金。葛书翰借钱为他办好住院手续,推车把他送进病房。

    病情好转后,他想到河南大女儿家养病,葛书翰跑了两次沈阳站,为他买来卧铺票。离开沈阳时,高荣桂紧紧握住他的手说:“葛大夫,人家都巴结有地位的人,你对我这个老头子这么好,有啥用啊!”

        葛书翰也动了感情,说:“你在这儿没熟人,我不帮你谁帮你?啥地位不地位的,来我这儿的都是病人,我都一样看待。”

        理疗软伤科主任乔峰曾与葛老一起工作十年,没见过葛书翰发一次火,没跟患者红过一次脸。

        79岁的沈阳皇姑区王大娘,边治疗边说,“这么大的专家,没有一点架子,真是太难找了”。

        50多年行医,30多万患者,患者投诉为0,没有一起医疗纠纷!工作不神奇却成了传奇。

       “医生也是患者培养起来的,应当感恩患者”,葛书翰说,年轻时下连当兵一年,他亲眼看到战士看病不容易,农村医疗队一年又让他知道农民的看病难。

     

              20年,“风光”之后本色依旧

                          面对“名利”,大牌专家的答卷 

        1991年,葛书翰被总政树为全军学雷锋先进个人。他的事迹登上人民日报,央视播发他的专题节目。一些三叉神经痛患者拿着报纸一角千里迢迢从全国各地赶来找他看病。

        他“火”了!

        面对荣誉、鲜花和掌声,葛书翰很清醒:“我不是什么专家,就是一名普通针灸大夫”。

        葛书翰的名气有多大?1998年,一个台湾患者飞到美国求治三叉神经痛,美国医生告诉他,到沈阳找葛教授吧。

        院里收到600多封表扬信,多数称葛书翰为“活雷锋”。科室锦旗实在摆不下了,他写了“不收红包、免收锦旗”的告示贴在墙上。

        山东陵县农民赵金台患慢性前列腺炎,慕名找到葛书翰治疗时,流露出家乡缺医少药,想拜师学艺的愿望。于是,葛老边治疗边传授技术,葛书翰还送他一包银针、两本针灸书,回乡后他当上了乡卫生院大夫。

        科室作为全军针灸医生培训基地,葛书翰知道基层官兵看病的不易,“掰开了揉碎了”讲,这些基础为零的战士学员,一年后达到初步治疗水平。

        一位战士因公失去了左臂,葛书翰决心让他残而不废。经他言传身教,终于让他掌握了基本针灸技术,能够自食其力

        一次午饭时间,葛书翰走出门,遇一个穿着破旧的患者,是从辽西朝阳来的。他挂了他的专家号,50元。葛书翰告诉他,把专家号退了,换1块钱的普通号就行。

        药王孙思邈在《大医精诚论》中说,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

        有件事一直让针灸科主任廖威感动。十年前,全国特种针法会议在沈阳召开,葛主任讲完课特地把她介绍给全国针灸名家:“这是我们科的后起之秀,请多关照”。那年她30岁,初出茅庐。

        一些患者担心:将来葛主任不干了咋办?葛书翰说:我这个针法,科里医生跟我都一样。你看,廖主任和李医生都是博士,找他们跟找我是一样的!

        这是真的。享誉中外大专家的绝活,科室人人掌握。前不久,葛老在学习会上讲:中风引起的饮水呛咳不能吞咽,必须用3寸芒针透刺风池穴,才能取得疗效。

        他出半天门诊,中午就可回去,但他下午一点半才走。为的是让司机午休。

        清晨,葛书翰下车后走一里地到菜市场。司机提出,把你送过去吧?“不行,不能违反规定”。

        一个卖茄子的菜农是他的病号。“啊哟,葛主任你一个月挣一万多,还跟我讲价!”

       “那好,不讲了,哈哈哈……

        他的徒弟黄晓洁说,葛老是真正的全心全意,他用人品教会我如何对患者、对家庭、对事业、对人生。

        前年,葛书翰和老同学见面,他们60岁退休回老家县城出专家门诊。同学问他:你补差工资多少?两千;你呢?八千;“那你还干什么劲?”

    干一辈子了,离不开,科室是军区中心,我有责任带带年轻人。”

         一谈起儿子,他的声音变低沉了:儿子毕业后到我的科里,原准备让他接班。后来来了博士、硕士,科室超编,我就动员儿子退役了。后来他在地方开一个门诊,每天只有五六个病号维持。

         2011年我退休后,儿子跟他说:“没退休前我不敢说,退休了还天天往医院跑,你就不能帮我一把啊?”

        “针灸中心不是我一个人的。退休后院领导要求我带带新主任,我必须服从组织安排。即使我将来帮你一把,但你早晚也得靠你自己。”

        一个蜚声中外的大牌专家,扎根基层一线50多年,忙忙碌碌一辈子,他觉得“特别充实”。

        前些天,医院附近的刘大爷带老伴来看病,治疗完她们特意跟他告别:葛主任哪,你可要保重身体啊,你的健康就是我们的幸福啊!笑容在两位老人满是皱纹的脸上荡漾开来——

        院长康万军在院周会上讲,葛老专家50年如一日,以医院建设为重,以患者利益为重,发扬祖国传统医学文化,扎根临床一线服务军民,是医护人员和军地患者心目中的白求恩和学习的楷模。

        半个多世纪为何始终对患者这么好?葛书翰说,说实话,我家里生活条件不好,我上大学是靠党和人民的助学金才读下来的,所以我必须把自己的这点本事还给人民……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63医院
联系电话:024-24835206 网站制作:示剑网络科技
联系地址:沈阳市大东区小河沿路46号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63医院
您当前是第个 433814 访问者
关闭
订阅号
服务号